百万流水司机,和万亿互联网货运市场的这8年

170
发表时间:2022-10-09 23:12来源:www.zhth.com

101放价.jpg


点击上方卡片关注

编者按


互联网改变了物流,

改变了同城货运,

也改变了货车司机的日常。

随着互联网货运平台的兴起,

货运这个古老的行业也在发生着变化。

报告显示,同城货运的市场规模
已达到亿万级。




01.jpg



2014年,国内互联网“O2O”的浪潮吹起,互联网和货运行业之间发生了交集。彼时的广州,货车司机尹丁山仍在为建筑工地拉货,他来自湖南省洞口县,1990年代来到广州后,便留在广州打拼。工地没有货拉的时候,他便在路边接散单。有一天,他在路上碰到了正在推销的货拉拉工作人员,从此便注册成为了货拉拉在内地的第1136号司机。

这一年,可以说是同城货运行业的启动之年。在电商新零售理念的促进下,海量的物流需求逐步释放,基于对市场趋势的敏锐觉察,货拉拉、58速运(后更名为快狗打车)等代表性品牌先后成立,资金、技术、市场关注度等天时地利的条件下,同城货运即将迎来“井喷式”爆发。

最初,货运平台的知名度不高,且价格相对“黑车”贵,虽然规范一些,但订单并不太多。不过,在0佣金以及大幅补贴的促进下,订单量和司机数量很快出现了明显的上升。

随着接单越来越多,尹丁山逐渐发现了平台接单的好处。以前他想要拿到订单,就需要自己去维护熟客,东一单西一单,时间没准,拿到手的钱也没准。货运平台改变了尹丁山的接单方式,他不用去攒熟客了,打开APP就能接单。

早上9点出车,5点收车,尹丁山由此开启了长达8年的平台接单生涯。对很多货车司机来说,跑货运意味着以车为家,甚至全年无休,尹丁山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不过,尹丁山有时也纳闷于自己手速不够快,有时看到一些订单,正要去抢的时候,单子已被别人抢走,“年纪逐渐大了,抢单速度比不上年轻人。”他说。

2016年前后,做“O2O”的公司想要融资是一件不难的事情,资本的迅速汇聚让各家货运平台硝烟四起,随之而来的是货运平台“补贴大战”的到来。


尹丁山还记得,那时他每天拉4-5个订单,就能收入1000-2000元。他跑过的最贵的一单是1800元,刨去油费和损耗,可以净赚1000元。再加上给工地拉建筑材料的每天600块,尹师傅的收入一度非常可观。

“补贴大战”为货运平台带去了迅速的增长和活跃。那是同城货运行业快速扩张的关键时期,在市场的大幅扩张之下,行业效率也得到了大幅的提升。

同时,激烈的竞争也给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,带去了微妙的变化,各大平台的你追我赶,让同城货运成为了那一年物流圈的关注焦点,货车司机加入平台成为了圈内的一股潮流。





02.jpg



2017年,在各种散发车平台上接单的林师傅,也加入了当时无抽佣的货拉拉。

在做货拉拉司机之前,他曾在东莞的工厂打工,品质控制员、研发员、线长、组长,各类工作都做了一个遍。辛苦工作,只为能够帮助家里还清外债。

此前,林师傅的家族在湖南经营着偌大的皮革生意。但由于没能赶上互联网经济的红利,再加上经营不善以及复杂的家族利益纠葛,让整个家族欠下了千万元的巨额债务。作为家中独子的他,不得不替父母扛起了200万的债务。勤奋的他,用了10年时间给工厂打工、在货运平台拉货,还清了债务。

跑货运过程中,林师傅经常能拿到客户满分评价,且靠着平台用户评分排名居前,曾经连续数月获得“好评奖”。其时,经历过“补贴大战”,沉淀下来的货运平台已所剩无几,这场“补贴大战”最终以改为“精细化运营”收场,货运平台逐步收取佣金、会员费,那样的高补贴也已经成了往事。

“好服务”和“好评”似乎贯穿了林师傅的货运生涯。“系统好像会甄别你是否友好”,他指着手机里的APP说。他是那种认为“吃亏是福”的人,有时他甚至会接一些不赚钱的订单。

几天前,他看到了一个标价500多的订单,目的地距离120公里,仅高速费就54块钱。这个路途远、金额不高、晚上10点才发布且很难找到回程单的订单,在平台上挂了一个多小时仍无人问津。他犹豫了一阵,最终还是接了单。

为此,发货人都有点惊讶,“你这单能赚到钱吗?”“我不接的话,它一直挂在那里,浪费了资源。虽然司机有议价权,可以要求加价,但是我没有操作过,这几年老板们也不赚钱,他们也得控制成本。”他说。


在货运平台,客户们往往通过“收藏”司机账户来表示对司机服务的认可。截至目前,已有超过5000名用户收藏了林师傅的账号。

可即便脾气如此随和的他,依然得到过差评。那是个搬家的订单。林师傅将货物拉到了指定小区门口,但是小区物业有明文规定,20点以后,所有的临时外来车不允许进入小区。他买好了一包烟,塞给了值班保安,态度诚恳的请求对方通融。就在保安即将放行的关键时刻,货主却将家人悉数喊出,跟物业争执起来,让林师傅的委曲求全彻底打了水漂。林师傅在小区门口苦等了3个小时,却仍迟迟等不到结果。并且,货主不仅不同意他当场卸货,还威胁要投诉货物未曾收到,让他照价赔偿。幸亏他及时联系到了平台工作人员,帮助其脱了身。可最终,却还是得到了对方的差评。但他还是觉得,大部分客户都是很好的。


跟很多人都想拉大单不同,在货运平台拉了5年货的林师傅从不挑单。林师傅一天的接单是从早上6点多开始的,最忙的时候他经常忙到12点,甚至是凌晨2点。循环往复,除了偶尔抽出点时间陪陪媳妇,他几乎没有给自己留下休息的时间。

他做事规划性很强,每天都会给自己定个目标:上午要出车到几点为止,流水要做到200还是300,;中午吃饭充电之后,再做100块钱;到了下午要好好做,至少要做到300-400;晚上还要加3-4小时的班,这样一天就能凑够近900块钱了。

据货拉拉平台数据显示,林师傅用5年时间共完成了1.38万个订单,在平台上共实现了109.6万元的流水,刨去平台的会员费和信息费,收入达到105.6万元。最高时,他的月收入超过2.5万元。




03.jpg



货车司机严成和加入货运平台已有五年多。五年间,严成和在货拉拉平台上的订单流水达到了106.6万元,刨去平台的会员费和信息费,收入达到101.9万元,共完成了1.24万订单。“要不是年纪大了身体受不了,玩命做一个月两万五六也是可以的。”

在做货拉拉司机之前,他曾经做过25年的收头发生意。收头发这门生意,水很深、门道颇多。一根3两到半斤重的辫子,可以卖400到600元,再由大型假发公司卖到国外,利润不低。有的人造假,有的人发财,有的人赔钱。头发收购行情最好的一年,严成和一年赚了80万,但行情走低的时候,他则不得不面对各式各样的压价和欠账。


比起来,在货运平台上接单他不用担心这些事情,拉完货结账更有保障,时间自由可控。从此,他就开始了自己的拉货生涯。接单拉货这事,看上去简单,做起来却也充满了门道。特别是在交通情况复杂,管控严格的上海。严成和每天早上6点出车,晚上9-10点收车。早上可以接一些远距离的大单子,跑上一两百公里送完了这一单,中午往往还能接到回程单。但是到了下午3、4点以后,这种单子就不能随便接了,万一没有回程订单,需要自付空车回程的油费,这一单可就不划算了。


不过平日里,只要是平台推过来的订单,严成和一般是不挑的,“不能挑单,一挑单,他就不给你单子,平台系统似乎能看得见。”


这些年来,货运平台的产品也在不断得到改进。“现在平台在分配单子的时候,也比以前更合理了”,刚加入平台的时候,系统派来的订单时常城市东边一个西边一个,经常需要空车跑五六公里才能接到下一单。现在的订单,都是按照司机行驶的路线进行安排,严成和每天的接单量都维持在10单左右。


疫情之下,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,货运行业也不例外。司机师傅们需要随时掌握道路交通的管制情况,和市内小区被封控的情况,跨市的订单也接得更加谨慎了。


6月1日,因上海疫情停工了2个月,那时严成和发现一些货运需求的价格翻了几番。“那时,我经常看得到有的发货人加高价小费的订单,但我也没去理它,如果对方不给钱,我不想花费精力和他们争辩。”严成和说。随着上海疫情的散去,订单价格恢复了正常,严成和也恢复了他每天奔波的货运生活。


8年过去,互联网货运改变了传统的运输组织模式,将社会分散化的运力整合了起来,如今已被社会大众所接受。数量庞大的货车司机在各个货运平台上维持着社会上货物的运转,互联网货运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平台货车司机忙碌起来,像一个永不停歇的陀螺,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梦想。


开摩托车是严成和为数不多但保持了多年的一项爱好。他喜欢开摩托车时风打在脸上的触感,“那是一种自由的感觉”。除此以外,只要需要花钱的一些娱乐项目,严成和都有意绕开,他觉得自己的钱还没攒够。


严成和自己算了算,算上油费、保险、汽车维修损耗,一年能挣15到20万元,5年下来,大概七八十万的样子。虽然这几年赚的还不算少,但对他来说,最大的“痛”,就是一直没有在上海买房。


如今,已经成年的儿子不想回老家,希望能在上海成家。严成和便卖掉了老家的房子,加上这几年赚到的钱和过去的存款,“房款我们已经给他落实得差不多了”,严成和颇为欣慰。


“大城市不好活”,严成和认为的一线城市生存法则,就是要有钱。他也羡慕老家的邻居们,一个月拿个五六千块钱,坐在家里舒舒服服的。盼着等到小孩成家,就宣布退休。


7月是货运的“淡季”,

林师傅依然每天早出晚归,

不挑单的他没有过多的空余时间。

如今,已经年近50岁的尹师傅已是
一名货运平台的“老兵”了,

他见证了从“黑车”到互联网货运
的整个变迁过程。

而严师傅觉得,最重要的还是房子,

“跟老婆要商量一下,

这是个大问题,

必须要抓紧”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thbjgz.png


关键词:同城货运   万亿市场

编辑:小蒋

Editor:Xiaojiang

微博:珠海同辉搬家公司

Weibo

抖音:珠海同辉搬家

Douyin

本文部分素材来源网络(侵删)





开荒保洁01.jpg


开荒保洁02.jpg


下单开荒保洁送甲醛治理套餐

免费全屋除甲醛方案定制

免费现场甲醛检测

收费标准:按照房产证面积收费,

不足40平方按40平方最低标准收费


    珠海市香洲区前山翠珠路1号晴川商厦1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zhthqj2010@163.com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0756-8888877/873100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